河南省社会科学院欢迎您!今天是

henan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社科院logo

易雪琴:城乡失衡亟待解决

2018-07-02   来源:《河南日报》2018年6月30日 理论版
【字体:

编者按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中央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和奋力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历史进程中,对我国城乡关系的准确研判和重大部署。在这个过程中,推进乡村振兴要特别注重处理好与新型城镇化的关系,我省“关于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将“促进城乡融合发展”作为六项重点任务之一。两者融合发展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表现在哪些方面,内涵有哪些,以及如何从机制上保障、促进融合发展?为此,我们特请专家一一解读。



      农村的发展离不开城市的辐射和带动,城市的发展也不能缺乏农村的促进和支撑。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是互促共赢的关系,但长期以来城乡发展的不平衡不协调也是不争的事实。城乡失衡、城乡两极分化已成为当前最大的社会结构性矛盾之一,统筹推进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战略进而实现城乡融合发展已迫在眉睫。

      城镇化质量不高乡村发展滞后

      长期以来,城乡“一头热、一头冷”的发展,加剧了二元结构的固化,造成了城镇化质量不高与乡村发展愈益滞后的双重困境。一方面,随着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城镇数量不断增加,城市建设规模不断扩大,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突破50%,但同时,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远落后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农业人口“转而不移”的不完全城镇化和多数城市运行发展的亚健康状态并存。

      另一方面,尽管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了对“三农”的支持力度,但固化的城乡二元结构在短期内难以打破,农业发展明显滞后于工业发展、农村建设明显滞后于城市建设、农村居民收入明显滞后于城市居民收入,乡村与城镇的发展差距愈拉愈大。

      破局城乡经济发展失衡

      在工业化、城镇化加速发展的过程中,人、地、钱等资源要素从农村转向工业、从农村流入城市,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但从统筹城乡的角度考虑,这种单向的要素流动导致了城乡经济发展的严重失衡。

      从人的方面看,工业化和城镇化吸引了人口不断向城市集聚,这种长期的人口单向流动导致农村优质劳动力资源日益匮乏,农村经济难以振兴,久而久之形成恶性循环。从地的方面看,现阶段大多数城市及其周边的建设用地指标已供不应求,与之相对应的是,农村特别是偏远农村地区的大量建设用地处于闲置状态。在城乡建设用地市场没有统一的前提下,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明显向城市和非农部门倾斜,农民土地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从钱的方面看,长期以来的“抽农补工”的财政收入分配政策,将农村财富向工业和城市转移,同时资本的趋利性使金融机构从农村吸收的资金大量流向城市,在农村形成巨大资金缺口。

      这种长期以来形成的城市对农村的吸附效应与资源单向汲取格局,使农村失去了现代生产要素的有力支撑,导致农村经济明显滞后于城市经济,农业现代化明显滞后于城镇化。要破解城乡经济严重失衡的局面,就必须统筹推进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促进各种资源要素在城乡之间的合理高效流动,通过城市经济带动农村经济,进而实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缩小城乡建设的巨大差距

      长期以来,我国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的投资重点一直在城镇,农村则严重不足。这样一来,城市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方面取得长足发展,城市居民获得较高的生活质量,而农村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公共事业发展缓慢,农民的生活条件和生活质量远不如市民。

      这种城乡建设面貌的巨大差距,促使农业人口过度涌向大中城市,给城市承载能力带来严峻考验。只有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协调发展,实施城乡公共资源相对均衡配置,不断缩小城乡建设面貌的差距,推动城乡生产生活条件的均等化,才能实现城市良性运行和农村健康发展。

      增强农业人口的获得感

      无论是城镇化还是乡村振兴,其出发点和落脚点都在于人。从农业转移人口来看,当前仍有不少城镇化人口既有自然的农民身份又是职业的产业工人,处于“城镇挣钱乡村消费、闲时进城务工忙时返乡务农”的“两栖”状态,他们在就业、就学、就医、社保等方面也不能完全享受与城镇户籍人口同等的待遇,在社会行动上与城市社会有着明显的隔离,缺少对城市社会的认同感。“回不去的农村、融不进的城市”已成为很多农业转移人口尤其是新生代农民工的真实写照。

      从留守农村的农业人口来看,由于当前土地产权制度改革滞后,与市民拥有的不动产权利相比,农民的财产性收益迟迟得不到保障,加之农村经济发展滞后,农民收入与市民收入的差距正在进一步拉大。与此同时,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的滞后,留守农民的幸福感、获得感远不如市民。因此,只有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协调发展,努力提升农业人口的幸福感和获得感,才能真正实现高质量的城镇化,也才能真正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战略目标。⑩4


责任编辑:赵戈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易雪琴:城乡失衡亟待解决